APP猫

夏紫木靠在椅子上,面前的热咖啡热气袅袅,模糊了康乔一张秀气清丽的容颜。

康乔苦笑起来,“炫耀?我于你来说,有什么是值得炫耀的?”

“现在留下的人是你,还不值得炫耀?”

夏紫木脸色偏冷,即便曾经或许也觉得对康乔有愧,但现在已经不会再有一丝一毫。

她是真的让步,放手,不再执拗坚持,不再模糊自己的双眼,不再迷失方向。

清晰了视线之后,蓦然回想起曾经的一切,顿觉自己可笑至极。

甚至后悔,为何没有早点想明白,趁早放过自己。

在没有退路的时候,才选择抽身而去,这样的狼狈,会让她厌弃自己一辈子。

“我并不觉得,比你幸运多少。”

康乔怅然轻叹。

夏紫木很想嘲笑康乔一下,但在看到康乔略带伤感的眼神,又莫名地嘲笑不起来了。

“怎么了?沐风妈妈为难你了?”夏紫木低声问。

美丽天使置身花海中唯美写真

“夏紫木,你羡慕我拥有慕慕,羡慕我能坚持到最后,留了下来。但我反而羡慕你最后的潇洒,还有你可以在短暂时间便能重新站起来,依旧用最好的状态面对你接下来的生活。”

夏紫木抬起头,看向自家公司这栋豪华大厦,笑着,却又无力。

“不然呢?我还能做什么?我不想让自己显得一无是处!”

夏紫木喝了一口咖啡,缓解一下心口之中的酸痛,“我会用事业有成的风姿,掩盖我之前所有的失败。”

康乔望着夏紫木,那本该充满恨意的眼眸里,竟然浮现了一抹欣赏。

“我不敢想,放下慕慕,离开我的孩子,我将来的日子会怎样!正是因为之前和慕慕分开,对他的思念几乎成狂,才让我更加不舍得离开他,我害怕再经历一次那种滋味。”

“我知道,你和若熙姐,轻雪姐,都觉得我是为了上位,才会用慕慕做要挟,坚持留在乔家。我知道,你们大家在背后都会骂我心机重。”

“就连小兰姐也觉得,我的做法很不能理解,几次打电话劝我放手。”

“其实……”

康乔低下头,声音略微哽咽。

“我是真的舍不得慕慕!我不需要大家对我理解,也不需要你们可怜我,我就是想留在孩子的身边。”

“我没有亲人了,我很孤单,真的很孤单,我很害怕,若再没有了慕慕,我的人生还会剩下什么……父亲的离世,让我彷徨的像个游魂。”

“我害怕,每天想着慕慕,睡不着觉,甚至听见小孩子哭声,就会以为那是慕慕在哭……那一个月太难熬了,我不想再回到那样的日子里。”

“现在虽然大家都在用异样的眼神看我,但至少我的心是安定的,因为我陪伴在我的孩子身边。”

“夏紫木,我也知道,你恨我,恨我毁约。但是你没有生过孩子,你怎么能理解血浓于水难以割舍的滋味。”

康乔的眼泪落了下来,晶莹剔透,沿着她的脸颊滑到下巴,缓缓滴落在面前洁白的桌面上。

康乔咬住嘴唇,无声落泪,眼前忽然多出来一块纸巾,她猛地抬头,便看到夏紫木正拿着纸巾递给她。

“我说我能理解,或许你觉得我是在说谎!离开乔家这段日子,我也很想慕慕,经常晚上惊醒,还以为慕慕在身边。我甚至起来找了许久,后来才想起来,慕慕已经不在我身边了。”

夏紫木深吸一口气,看向窗外繁茂的梧桐树,还有来来往往的大厦内部工作人员。

“我最近也想了很多,其实要说我们谁错了,真的说不清楚,或许我们都错了,也或许我们谁都没有错!我们都在坚持各自坚持的东西,在为想要守护的人做尽努力。”

康乔擦了擦脸颊上的泪珠,声音沙哑,“我也想了很多,但还是没想明白。”

夏紫木的声音忽然高了几分,“我知道,你一定会觉得全都是我的错!即便我曾经有些事做错了,我也不会承认我错了!”

“因为……”

她的声音哽了一下。

“我曾经做的一切,都是因为爱沐风。”

“爱他,我没有做错。”

康乔抬起通红的眸子,视线迷蒙地望着夏紫木,“是的,爱他怎么会错!若不是因为太爱他,你怎么会找到我……”

康乔惭愧低下头,“但他最近过得并不开心,比之前更少说话,还经常发呆。”

“好了,不要说了!”夏紫木现在不想再听到,关于乔沐风的任何事。

“我们已经离婚了,已经再没有任何关联了。”夏紫木的脸色,还是有些黯然,但很快她又笑起来。

“过去的事,我选择随风而去。说吧,你今天为什么来找我。”

康乔咬了一下嘴唇,还是那个看上去很内敛胆小的小女生。

“其实也没什么事,就是想找人说说话,但实在找不到人。我性格内向,不爱说话,本就没有什么朋友。之前怀孕……为了不让人知道,以前的朋友也都不联系了。”

康乔深深低下头,潜意识也觉得自己现在做的一切,见不得人。

但那又有什么关系,她还是要坚持下去,因为她真的离不开慕慕。

“看来最近你在乔家过的并不好。”夏紫木用脚趾头也能想到,乔妈妈那么刁钻刻薄难伺候,康乔又是好捏的性子,肯定没受欺负。

“乔妈妈还是很高兴,因为你们离婚要分割给你的财产,现在都属于慕慕了。那正是她想要的!也因此,对你的看法有些改观了。经常说你识大体,懂分寸,相较之下,我就小家子气很多。”

夏紫木冷笑,“她就是那样的人。”

“这一点,也让我看出来,不管你们之前怎么吵,闹得多不愉快,其实她心里还是更在意你一些。”

康乔抿了下唇角,明明没有泪水再掉下来,还是觉得唇角咸涩。

“正如你之前说的那样,不管怎么吵架,一家人终究是一家人,外人是插不进去的。”

康乔仰起头,眼眶依旧泛红,“我若说,我只是想安静地留在那里,陪伴在慕慕身边,你会相信吗?呵呵,你一定不相信的。”

“乔妈妈觉得我挤掉了你的位置,经常说我想要做乔家的少奶奶,就是自不量力。”

康乔苦笑了一下,“就连沐风都觉得,是我的关系,才会让你离开。”

“所以夏紫木,我觉得你是在以退为进,虽然你离开了,但你的位置还是存在,不会有人觉得你是真的离开了。”

“有的时候,我真的坚持不住了,但是慕慕还没有舍奶,我真的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他。”

“我真的没有在你们给慕慕找乳母的时候做什么,我当时害怕,只是因为担心慕慕出事。”

夏紫木没有再说话。

等到康乔起身,要离开的时候,夏紫木才低声道。

“我之前一直不明白,若熙说的舍得舍得是什么意思,但现在我明白了。”

夏紫木站起身,APP猫她的个子比康乔高一些,便低头望着康乔。

“你想得到一些东西的时候,就必须舍弃一些东西,如果承受不住,又有什么资格去获得。”

夏紫木笑了笑,“我要开会了,先走了。”

她还是选择,做第一个先走的人,因为不想被人看上去太过狼狈。

她已经狼狈了太久太久,是时候找回原先的自己了。

康乔站在原地,望着夏紫木的背影,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电梯口,她才收回视线,缓缓走出这栋大厦。

她站在外面,仰起头看向蔚蓝如洗的天空。

城市的喧嚣,并未让天空变了原本的颜色,亘古不变坚守着本初。

康乔忽然就找到了信心,握紧了小拳头,还有一丝水汽氤氲的眸子里,浮现了一抹晶亮。

“为了慕慕,我一定要坚持下去。”

……

祁少瑾和李梦涵大婚。

祁少瑾没请什么人前来参加,他向来不喜欢应酬和人多的场合。

只有亲近的朋友前来参加,婚礼虽然盛大,但人不多,气氛却很好。

祁少瑾和李梦涵站在牧师面前宣誓,互相交换戒指。

沈美冰和顾若阳坐在最前排的位置,沈美冰靠在顾若阳的怀里,一手抚摸硕大的肚子,眼睛里泪水盈盈。

“他结婚了,可是新娘不是我。”

顾若阳轻声安慰她,“我们要祝福他们。”

“我当初是真的真的很爱他的。”沈美冰擦了擦潮湿的眼角,“我还幻想过,我嫁给他,做他新娘的场景呢。”

顾若阳温柔帮她擦拭泪水,“都过去了,不要伤心难过了。”

“我没有伤心呀,我在为他们高兴,可是……可是我就是想哭。”沈美冰捂住脸颊,呜呜哭了两声,再抬起头来,心情总算好了。

“若阳哥哥,你不会生气吧?”

顾若阳笑起来,“你是我老婆,就要给我生孩子了,我生什么气,我高兴还来不及。”

牧师在台上宣布祁少瑾和李梦涵结为夫妻,大家纷纷站起来,为他们鼓掌庆贺。

顾若阳搀扶沈美冰站起来,当顾若阳看到沈美冰坐过的位置,吓得脸色瞬时惨白如纸。

顾若阳惊惧指着椅子,“血,血,血……”

沈美冰缓缓回头,看到椅子上一片血红,双脚一软,直接倒了下去……

“冰冰,冰冰……”

气氛浪漫的盛大婚礼,惊叫四起,乱成一片。